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越野e族客户端

路越天下,心悦四海

以沙漠为席,以星空为被--自驾FJ酷路泽,穿越死亡无人区

18-09-13 越野e族 学渣总比人渣好 旅行频道

南疆,我未曾涉足的恐惧。

都说:北疆看风光, 南疆看人文。

很少人会涉足到罗布泊,因为这里曾经发生过各种诡异事件和探险家们的失踪案件,让人们听而生畏。

而这次旅程,我们就要迎难而上,穿越无人区,在荒漠戈壁露营,不过也正因为在这份荒凉,我们才能有幸看到这么清晰的银河。

出发之前,都是各种担心,不过真的动身出发在路上的时候,之前一切的想法都已经不重要了,慢慢去感受这一路上的风景才是当下最应该去做的。

普通人想独自穿越罗布泊,几乎等于自杀。我们这次穿越,为期三天,全程都是风餐露宿,所以在物资准备上必须得下足功夫,而且还请了南疆当地最有经验的后援团队,保证了我们这次出行的安全。

看,这一车子的帐篷,就知道我们后面几天的穿越生活并不好受,不过同时也是充满了刺激和期待。以前的露营都是体验性质的,这次可就不一样了,是生存问题,搞不好就会永远留在了罗布泊的。

这个服务区,应该就是我们进入无人区之前的最后一个服务区了,再往里面走,就几乎没有任何的商店,超市和餐馆,甚至连人烟都没有了。我们大家伙就在这一站,都补充了些干粮,担心后面的行程要挨饿,不过后来证实了,这些都是多虑的,不过当时那样的感觉,有一种生死相别的错觉。

说实话,穿越罗布泊 ,有了足够的后援和食物,其实也没有想象中的可怕。还有就是手表也是必备的,因为在那个地方,任何的通讯工具都有可能失效,失去信号。总得有一个东西能够准确的告知现在的时间,作好充足的准备。走的时候,朋友送了我一块万国葡七,真是及时雨,感谢我的这位朋友,虽然不是正品,只是复刻,但也没什么关系,功能一样就行,况且跟正品是一模一样的。

休整之后,我们就继续行程了。在半路上,我们的领队停下车,让我们大家伙都往车上搬点木头柴火,我原本以为这是准备要烧柴煮饭用的,不过后来我才知道它的真正用处,大家往后面看就知道了,原来我们的领队还是一个这么有生活格调的人,哈哈

随着领队的车,我们突然就离开了公路,直接就闯进了沙漠地区,没走上几公里,眼前的荒凉立刻让人有点心慌。望眼四周,一大片的荒漠,一望无际,如果独自闯进这片区域,没有很好的野外生存能力和方向感,还真的别想走出去,就算是给你一台车,也未必能找对方向开出这片恐怖的沙漠。

破旧不堪的土房子,周围只有这些耐旱的沙漠植被,有时候真的很佩服它们,在这样恶劣干旱的地方,硬是把根深扎到地下几十米的地方吸取水分,顽强地活着。

真正深入到沙漠腹地已经是下午的1点多了,因为今天的行程不是太赶,领队就找了这片比较平整的戈壁滩作为我们今晚的落脚点。

在荒漠戈壁穿越,一定要在天黑之前找到合适的地方扎营。不然天色一暗下来,周围漆黑一片,而且没有任何的参照物,就很难找到合适的落脚点了。所以不要想着赶路,到了天黑再找扎营的地方,这是在穿越,不是在城里找酒店。

车一停下来,大家都开始忙起来了,我们的后援团队就开始他们的分工,搭帐篷、卸货、做饭烧菜,都有序地工作起来。

中午的时候,我们都担心后面几天的行程大家都得啃干粮,压缩饼干啥的,可能是我们看野外求生的节目看多了吧,总觉得这样才算是穿越沙漠的标配。令我们意外的是,看到阿姨们的菜,我们都惊呆了,这跟吃馆子有啥区别,有啥区别!!!!这不就是我们以前玩的野炊吗!!!!

肉该有的有,青菜一样也不缺,看来是我们多虑了,又可以吃上可口的饭菜,真幸福。

在这么干旱炎热的地方,怎么能少了水果。而在新疆大表哥的地盘上,怎么能少了香甜可口的正宗新疆哈密瓜,那一口下去,简直上天!

猜猜这个是啥?应该都知道了,就是发电机,其实都是搭个灯和用来给各种相机、手机等电子设备充电用的,不过网络就肯定是没有的了。

对,这就是我们的炊具和木炭,各种齐全,还有一个烧烤炉。没错,我们晚上还有香辣烤羊肉串,这哪里是露营,这哪里是穿越嘛!!这简直就是一种享受……

这一车就是我们这三天的生活食用水,用来烧菜煮饭用的。都知道,在荒漠里,水资源是最珍贵的,用多少钱都换不来,每一滴水我们都是省着用的。

最让我意外的就是这个了,当初我看到它的时候还以为是啥,后来才知道这个是专门的女厕所。本来觉得在这样的荒漠地区,好像也没有必要用到嘛,随便一个地方都没有人,可以自由翱翔啊。但是我们的后援团队真的很贴心,无微不至啊,一个简易的厕所就这么搭起来了。

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家”搭建起来。不过对于我这种野外生存的小白来说,搭帐篷真的把我难到了,无论怎样就是撑不起来。弄了一阵子,索性就先放下来,过去看看大神们是怎么操作这一波的,偷一下师。

对于手残的我来说,还是让他们帮帮我比较实际,不过两三天下来,我还是自己学会了,我估计这一趟行程下来,就学会了这么一项技能,不过也值了。

还别说,麻雀虽小五脏具全。小房间里天窗、小吊灯、睡袋、防潮垫、枕头、遮阳板都齐全了,应该是能睡上一个好觉的。不多说,赶紧和自己的小窝合影一张,纪念一下我人生中第一次搭帐篷,这样的机会以后都不知道还有没有了。

领队跟我们说,扎营搭帐篷一定要尽量都挨在一起。因为荒漠里的天气变幻莫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刮风,这样有利于减小风力,而且彼此也有一个照应。等大伙都搭好帐篷,这样看上去,还挺气派的。

搭完帐篷,也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凉拌青瓜、 新疆的馕,疙瘩汤(不过好像不是叫这个名字的),辣椒炒肉,这就是我们的午餐。虽然跟馆子里的大鱼大肉没得比,不过在这样的荒漠里,竟然还能能感受到这样的热菜,热汤,可以算得上是一种奢侈了。

沙漠里下午的3点,太阳是非常的猛烈,几乎没有人能在那样的烈日下站超过5分钟的,也可能是因为天气的原因,我们都感觉不怎么能吃得下太多的东西。

吃完饭,回头的一瞬间,我就知道,我们的领队还真是个有格调的中年油腻男子。看这一套功夫茶具,简直就是精致,立刻把生活的档次提高了不知道多少个级别。能喝上水已经不错了,竟然还有闲情逸致泡茶,这一点我是很欣赏的。

都说要把生活过得精致一点,在一个只讲究生存的地方竟然还能把生活过得如此高大上,我服,请收下小弟的膝盖,这杯茶我干了,你随意。

趁着天黑之前,开着车去附近的沙丘拍拍照,不过真的不敢走远,都在小伙伴的视线范围内的,怕天黑找不着回家的路。不过日落下的沙丘是真的美,那种明暗的过度,被日落余晖染黄的沙子,简直就是一座座金山 。

天黑得很快,周围都非常的安静,大家都赶在天黑之前收拾东西,检查帐篷,不然天黑了啥都不好弄了。

大伙也都开始忙着烧今晚的菜, 新疆 大盘鸡正是今晚的主角,所以说我之前实在是多虑,没有一餐会缺少硬菜的。看这架势,大铁锅,大气灶,炒出来的菜倍香,只是辛苦了我们这位大厨了,这么热的天气。

晚餐过后,我们还有烤羊肉串,大哥,这是在荒漠里耶,我们真的没有那么讲究的,随便吃点就行。

看到了吧,这就是我们今天早上在路边捡的木头的用处,就说我们领队讲究,撸完串,我们都围在篝火前唱歌跳舞。

都说新疆女生能歌善舞,这次我还真见识到了,整个场子都被她带动起来。在这样没有网络,没有电的荒郊野外,唯一的娱乐项目莫过于此,大家伙有说有笑,根本没当这里是沙漠,早就把这里变成了迪厅,开始蹦蹦跳跳起来。

虽然是第一天露营,但是我很快就睡过去了,并没有感到半点的不适应,反正就是舒服。

真的只有在这样的地方,才能真正做到早睡早起,天都还没亮,我就自然醒了,这要是换作在城市里,没有个10点,根本就是一头猪。

也没来得及洗漱,立刻翻包找相机,拉开帐篷就往外面跑。

等了还没到5分钟,天边就开始泛红了,太阳准备要在这笔直的天际线跳出来了。整个日出的过程真的没有一分钟,是在太快了。此时此刻,真的只能用一句诗词来歌颂一下这个瞬间的美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哦,不不不,这是日出,是日出,不过意境差不多吧。

拍完日出回到帐篷,阳光洒满了我的小窝,温暖而舒服。

那一刻,我真想睡个回笼觉,碍于今天的行程,只能收拾收拾赶路了。

没想到,早餐一点也不含糊:稀饭、小米粥、咸菜、鸡蛋应有尽有,元气满满的新一天又开始了。

后面的景观几乎千篇一律,偶而还能看到一点稀疏的植被和破旧不堪的房子。可以看得出来这里以前还有人在居住,但因为水土流失,沙漠化越来越严重,人类也开始慢慢迁走,只留下了一片荒芜。

河谷上一簇簇原始的胡杨林和红柳还在这里展示着他们顽强的生命力。走进库尔克果勒河谷,看到周围这幅景象,就像走进了非洲的草原,很多已经干枯的植被在向你诉说着他们的故事。

可以说胡杨真的就是这片沙漠的守护者,千万年来看着这片土地的演变。

哎呀,这一回头咋回事啊?原来是走进了软沙子的路段,因为沙子确实太深,就陷进去了,一帮男士上去才把它救出来,反正这段路就是坎坷。

穿越过那段沙路,爬上山顶,就看到一个大坑,据说这里曾经被一颗陨石砸过,才形成现今的地貌。可以看得出来,这里曾经也是有很丰富的水资源,长年累月的流水侵蚀,才形成现在这么好看的纹路。

到了差不多中午的时候,才穿越出戈壁,走上了一段公路,那一刻的感觉就是幸福,感觉就像一个世纪没有走过这么平整的路了,之前都是一路颠簸啊。咦, 罗布泊 ,没错,我来过了,我也曾经来过这个“恐怖”的地方了。

不过幸福的时刻没有持续多长,也就走了几十公里的路,我们又重新返到当初噩梦的开始,一路颠簸的戈壁路。

中途休息的时候,领队跟我们说,这里是一个淘金地,以前有很多人都会在这里淘石头,很多石头在这里经过长年累月的磨练,最终形成了玉石。

能不能捡到宝,就看运气了。不过估计这也就是一个玩笑话,有的话还轮到我们嘛,哼,骗人!

都说罗布泊是“死亡之耳”,这话一点没错,就在我们继续行程的时候,我们领队也迷路了,找不到之前来过的落脚点。因为沙漠上的车辙印已经被大风吹平整了,而且周围的参照物几乎都是一样的,完全没有方向感。

天色慢慢暗下来,领队要求分头行动,让他的搭档分开去找他们之前踩点时的落脚点。后来还是没有找到,而且因为没用通讯网络,我们两路车差点就这样分开了。差不多花了一个小时,才慢慢走到了正轨上,领队才长舒了口气,可见沙漠穿越的危险。

这里就是我们第二天晚上落脚扎营的地方,选择这块区域的原因是两旁有两座大山,可以挡住两边吹来的大风,便于我们搭帐篷。

这里的日落确实是美,天空非常的通透。

有了昨天的练习,这次搭帐篷我很快的弄好了。赶紧趁着日落之前找到这块沙丘,一个人,静静地躺下来,看着天边的日落,这一刻,整个世界就是我的,是我的,我的,的(这回声)。

今天的晚饭准备得比较晚,因为在路上耗费了一些时间,所以必须得抓紧了,不然天黑都吃不上饭。

晚饭过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月亮还没有出来,周围漆黑一片。也不知道是谁在旁边大喊了一声:快抬头看!大伙都被吓到了,不过马上又变成了阵阵的赞叹声,原来一条硕大的银河就竖立在沙丘上。

领队在旁边不以为然地说,你们这帮城市人,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们新疆这里几乎每天晚上都能看到,有什么好惊讶的。我们都对他翻了个白眼,已示回敬。

反正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放下碗筷,赶紧跑去帐篷里,拿上相机、三脚架和电筒,就和他们拍片去了。爬上沙丘,那一刻,真的感觉银河近在咫尺,触手可及。从来没有感受到天空竟然离我们如此的近,即使是错觉,但我相信这一刻的美好。

这里分享一下这两张照片,或者说是银河的拍摄方法吧:

1. 三脚架是必备的,然后手电筒一定要是那种强光的手电筒,才有这种光束的效果;

2. 在人的背后放一盏离机的散光灯,目的就是打出人的轮廓光,而不至于是死黑的一片;

3. 银河的拍摄参数可以参考一下:光圈最大,我的是F2.8,快门速度大概在5秒左右,因为太长,人可能会抖动而糊了,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风比较大,如果快门速度太慢的话,银河移动了,拍出来也是不清晰的,最后ISO就根据拍摄出来的片子来调整就好了。

这一块雅丹是我最喜欢的,乍眼一看,还真有那么一点像埃及狮身人面像的简化版。

这一次罗布泊穿越,圆了我很久的星空梦。晚上回去睡觉的时候,拉开帐篷顶的天窗,就能看到整片的星空,这种以沙漠为席,以星空为被的感觉,也许一辈子就那么一次了。

那一晚,我真的不愿意入睡。

早上天还没亮,调好的六点半的闹钟响了,拉开帐篷的帘子,天边是蓝红相间的,其他人都还在睡梦中,周围都特别的安静,时不时还能听到不知道是谁的呼噜声。

简单的洗漱一下,拿起相机设备,立刻去叫也喜欢摄影的师傅起床,让他带我去寻找好看的地方拍照,因为我们昨晚就约好了,谁先起床就叫谁,如果天气好的话就去拍雅丹的日出。

如果你在石堆中寻找,并且发挥自己的想象力,一定能找到一些形状比较有趣的石头。

就像第一块石头,发现它的师傅问我这块石头像什么,我硬是没有看出来。后来他说有没有觉得像是外太空坠落到地球的飞碟,他这么一说还真挺像,加上这里的地貌,忽然间觉得自己漂泊在外太空一般。

第二块石头我就觉得有点像条大舌头,第三块顶端就有点像狮身人面像,反正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总能在这块雅丹地貌中发现一些有趣的石头。

大概拍到九点半左右,太阳已经高高挂起,温度也慢慢升高,我们就回去吃早饭了。饭后大家都在收拾帐篷和行李,因为我们今天就要离开这里,去往下一个营地了。

我们原路返回,走了大概有一个小时的石子路,终于穿越出沙漠,回到哈罗公路上。这里就是古代丝绸之路必经的一个地方,想想古代这里曾经繁华一时,现在却变成这样荒凉,感慨万分。

慢慢我们的车子就走上了盐路,足足有160公里之长,两旁都是盐碱地。这些土地,盐分超高,而且这里常年干旱,已经不适合用作耕地了。到了适合的时期,就会向上面洒水,经过长时间的暴晒,就会返出盐来,不过这些都是工业用盐,不能食用。

经过4个小时的车程,大概下午5点半我们到达了营地。刚到的时候我们都很兴奋,因为这里的地貌也很特别,都是起伏比较大的沙丘,我们都开始各处蹿,去找景拍照,其他人就开始忙着做晚饭了。大概玩了一个小时之后,我们都开始返回营地,趁着太阳还没下山开始搭帐篷,这个时候我们才发现出问题了。

因为这里几乎都是泡过水的盐碱地,干了之后特别的硬,扎帐篷的钉子根本没办法扎进去,而且这里刚好处于风口的位置,帐篷也没有办法撑开。领队再三考察过之后,就决定我们就在这里吃过晚饭之后,就去100公里外的罗中县城去找宾馆。

到此,我们三天的露营之旅也将告一段落了。

晚上10点我们才到达罗中县城。进去之前还有哨岗把守,因为这里距离军事核心区就只有40公里左右了,所以检查得非常的严。车里的行李会例行检查一下,也不会全部让你打开。不过手机就需要你打开相册来查看,主要目的是看看你这几天在罗布泊拍摄的照片有没有不小心拍到一些军方的东西,配合一下检查,基本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离开哨岗几百米就来到了宾馆,不过也几乎没得选择了,这已经是县城里最好的宾馆了,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三天的露营生活,现在只要能冲上一个热水澡已经很满足了。

前往米兰古城这一站,也是我们这一次旅程很重要的一站,因为这里曾是丝绸之路很重要的一站,而且也曾繁盛一时。我们就是想来看看,这么多年之后,这个只是出现在我们历史课本当中的古城,现在到底变成怎么样了。

因为路程比较远,而且还有120公里都是土路,不能开快,来到若羌县已经是下午的4点多了,随便找了家餐馆吃了个面条,因为一直在赶路,路上都是靠干粮充饥的。

县城并不大,环境非常的好,而且很安静。餐馆的门口有一个卖石头的小摊贩,看到有远道而来的游客,他立刻就兴奋起来,各种用手电去照他的宝贝石头。其实这个就是我们经常说的赌石,通过肉眼和经验去判断这块石头的价值,如果价值高于老板给你开的价格,那就赚了。但是,这个没有经验靠肉眼真的很难判断,有些石头一切开,几乎都没有玉化,那就亏大了。

以前这里还叫第二师三十六团,生活在这里的都是以前的老兵,解放后就地解散,但是因为彼此都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不愿意回去,也都基本留在这里,继续坚守着这片土地。但是当时的生活还是比较艰苦,环境也很恶劣,这里几乎还都是戈壁,寸草不生,现在我们所看到的一草一木,都是这些老兵用辛勤的汗水和劳作换来的,极不容易。

从米兰古镇到米兰古城的路修得比较好,两旁都是大树 ,排的那么整齐,很明显就是人工林,也就是这里的老士兵种上去的。

虽然没有楼兰古城的名气大,但是米兰古城作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心里想着那里怎么样应也该有个像样的牌匾或者是门面,抑或是一座高大上的游客接待中心啥的。

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真的傻眼了!眼前就只有一座破旧的平房,这个就是楼兰遗址的保护所,然后还有一块刻着米兰遗址的石碑,一所紧闭的铁门,远处就是一片荒凉。怎么也没想到昔日繁华的丝绸之路重镇,如今竟然如此的荒凉,寂寥。

石碑对面的铁牌已经生锈了,周围长满了杂草,明显已经很久没有修剪了,显得更加的凄凉。由此可见,来这里的游客已经很少了,米兰古城也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现在进米兰古城的遗址已经不容易了,因为这里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也是军事禁区,所以想要进去参观游览的话,都需要申请的,而且门票还相当的贵,需要300元的门票,然后500元的文物保护费,但是既然这么远都来了,肯定要进去看个究竟了。

这个阿姨就是门口文物保护所的工作人员。她说她从18岁开始就一直坚守在这里,到现在已经有30多年了。我问她,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动力,一直坚守在这块荒凉的土地,她说因为她深爱着这片土地,希望这里发生过的历史永远不要被人们遗忘,她要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这里仅存下来的文物,希望子孙后代们还能看到米兰古城的实物,而不单单只是从历史教科书上看到枯燥乏味的图片。

她看到我们远道而来,捡起遗址当中的一块瓦片,就开始给我们讲述米兰古城一直以来的历史和演变,虽然这些对于她来说都已经是熟记于心,但是每次说出来的时候,我都能看到她的兴奋和对这片土地的热爱。

因为米兰古城以前是丝绸之路的重镇,古米兰曾是当时中央王朝经营西域的重要根据地,西汉时此地为西域楼兰之伊循城,到了唐中期米兰为吐蕃所占,古堡即为吐蕃修建的一座军事堡垒。这里曾经出土过很多珍贵的文物,为历史上很多事件提供了有力的证据,所以现在米兰古城已经成了重兵把守的地方了。

也许现在看来, 米兰古城只是一块荒凉之地,零星分散着一些小土包,并不足以成为一个景点,但是它背后的历史价值却远远超乎于我们的想像。这里曾经繁华一时,如今一代王朝的陨落,空留一片凄凉。

不到喀什等于没有去过新疆 ,不看老城等于没有到过喀什 。

我想用这句话来形容新疆旅游应该是再适合不过了。

最能感受到南疆最地道、最淳朴的人文风情的要属喀什的高台民居了。

高台民居依崖而建,家族人口增加一代人,就会在祖辈的房上加盖一层楼,随着一代代流传下来,形成现在这样房连房,楼连楼,层层叠叠的建筑特征。里面现有居民640多户, 4000多人,占地面积5.7万平方米。保留了多处已有数百年历史的老宅和清真寺。

现在很多的居民都搬到新城去了。走进老城,回头就能看到颇具现代化特色的新城,隔街相望,老城的地势明显地高出一截来。高崖两千年前就已存在,一千多年前有维吾尔先民在此建房安家。相传东汉名将班超、耿恭都曾在此留下足迹。

民居现在四通八达,道路纵横交错,弯弯曲曲,走进去就像一个巨大的迷宫,因此游客很容易迷路。据当地人说,走进里面可以通过街道上的石板来分辨主道和小巷。第一张图片的就是贯穿整个高台民居的主道,沿着主道走总能找到出口。第二张图就是小巷子里街道专用的砖头,假如进了小巷迷路的话建议原路返回找到主道。这样的设计和布局也充分地体现了古代维吾尔族人的高超建筑水平和智慧。

这里的房屋是用泥巴和杨木搭建而成的。木头去枝之后,没有刨削加工,直接用来架构和支撑屋顶、阁楼和阳台。整个街区看上去都是晃晃荡荡、松松垮垮的。但据说这里的房子都很牢固,许多房子都已有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历史。

随着民居里的游客慢慢增加,也慢慢多了很多当地的维吾尔族人在自己的家里面开的手工作坊,卖的都是当地一些土陶,丝巾,帽子等非常具有当地民族特色的手工艺品。价格在几十到几百不等,因为都是纯手工的饰品,质量还算不错。

这是当地的一家维吾尔工艺美术文物展览室,经营这家店的户主是一个60多岁的老大爷,他在过去的数十年间,收集了大小5万多件物品,有古老的纺车,留声机,纺织品,古钱币,玉石等等,都是一些有历史,有故事的好东西,喜欢淘古董的不要错过。

我想一座老城最不能错过的便是这里的人文,他们是一座城市的灵魂,是这片土地留下来的印记。以前的高台民居非常繁华,人口众多,现在因为新城的建起,当地人越来越少了,但是小孩子都还是喜欢留在老城玩耍。

他们虽然没有iPad,手机那些高端的数码产品,但是简单的自行车,或是更加原始的手握手的人肉的抬轿,他们都能从中找到快乐。更加简单淳朴的生活,才能真正回归到生活的本质,而不单单沉沦在虚无的网络当中。

走出城外,你还能看到他们以前比较原始的生活状态,门前的院子里圈出一块地,专门饲养自家的牛羊。隔着河的对面,就是车水马龙,一派繁华的新城和国际大巴扎,历史的遗留和现在的发展形成强烈的对比。

可惜的是,随着化城市的发展,还有喀什新城的建设,老城已经慢慢被当地人遗忘。因为本身房子建筑材料的选择,长年累月的侵蚀和人为破坏,加上大量人口的迁出, 高台民居已经慢慢衰落,日渐荒凉,显出它的疲态。它是一个时代的记忆,一座城市的灵魂,我想它应该被保护,应该被铭记。

古城慢慢被遗忘,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新城的介入。就在老城的对面,只有一条马路之隔,新的喀什噶尔老城取代了以前破旧的古城,成了国家5A级景区,这里的建筑更加的新,街道更加的干净,人们会更加愿意来到这里,去体验新的老城生活。

我来到老城的时候是下午的3点多,阳光正是猛烈的时候,墙上斑驳的影子随着风在摇动,独自一人漫步在老街道的感觉真好。

这里的房子基本都是用类似于黄色泥土做外墙堆砌而成的,所以一进去古城,颜色上就非常的统一。从细节上来看, 喀什老城建筑里的所有门,窗用料和雕工都是很讲究的,而且大部分都喜欢养些花草,装饰一下自己的房子,由此可见这里的老百姓生活还是挺小资的。

下午的古城游客还不是很多,周围都很安静,这里的整体感觉确实比以前老的古城要好,也难怪它会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古城适合慢慢闲逛,每条街道和小巷子都不尽相同,应该花点时间去探索。

古城相当的大,而且巷子纵横交错,一不注意就很容易迷路,所以一定要多看路牌。不过即使迷路了也关系不大,反正古城里的景色都值得我们去看看。

看到这些大饼了吗?在老城的商铺里,有很多当地人开店做这样子的大饼来卖,因为当地人几乎就把它当作是主食,他们叫做“馕”。其实就是面粉压成了饼状,然后用炭火进行烘烤,吃起来确实挺香的,不过在我看来就有点硬,不够松软。

除了做馕,古城还有一条专门的街道,里面全都是手工作坊,铁制品,木制品等,全都是纯手工打造的工艺品。看工人们一丝不苟的样子,就觉得产品一定靠谱。

这家专门卖各种新疆特有乐器的老板,还亲自上阵,用歌曲来吸引游客,还别说,前来观看的人还挺多。老板也确实是个多才多艺的人,歌唱得好,琴弹得溜,还会自己做琴,这就不得了了。

如果说喀什盛产什么,那可以肯定的回答,那就是玉石。 喀什噶尔 ,其实在汉语中翻译过来,就是玉石堆砌的城市,真是简单粗暴的翻译。所以玉石几乎就代表了喀什 ,如果眼光犀利,在这里挑上一块好玉也不是那么的难。

我们听得比较多的就是新疆的和田玉吧,其实玉石的分类很多,虽然我不太懂,但是总感觉看上去就价值连城。

除了一些手工艺品,有些东西见都没见过,就像下面那张图里面的,即使给你猜一万次,都不一定能猜出来。当地人比较喜欢用它来当牙刷,我忘记了它是什么做的,但是据说用它来刷牙,不用牙膏也可以到达美白和杀菌的效果。

他们正在做的就是手工榨番石榴汁,果肉放进布里,两个人使劲去拧,看起来不太卫生,喝起来其实味道也一般般。

当我走到这张长凳子的时候,看到一位老爷爷正坐在那里晒太阳,在经过他的同意之后我才进行拍摄,没想到老爷爷的镜头感还很好,给他拍完之后还跟他合影了一张,原来这里的“巴依老爷”都很和蔼可亲啊。

南疆旅行的第八天,到了晚上9点多,我们才到达喀什县城,冲冲洗了个澡就睡觉去了,因为白天500多公里,而且限速60-80公里,足足开了10个小时左右的车,真的累疯了。第二天早上还得早起,又是一段艰巨的路途,横跨帕米尔高原。

G318一直以来都是公认的中国最美公路,尤其是川藏公路一段最为世人所赞美。“隔山不同天,一天有四季”的奇妙感觉吸引着无数人通过徒步、骑行、自驾等各种不同的方式去体验。 而这次新疆喀什之行,让我又了解到一条能与之媲美的公路——G314,起点为乌鲁木齐,终点是红其拉甫,全长1948公里。

这次来喀什除了体验当地的人文风情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地就是红其拉甫。红其拉甫是中国连接巴基斯坦的口岸,所以到那里必须得办理边防证。第一道边防办理在 喀什市区,第二道在去往红其拉普路上的塔什库尔干县城。

我们九点就出发去办理边防证,其实那里十点钟才正式开门,因为我们要赶路,而且办理的人又多,所以时间紧急的话还是得提前过去排队。(边防证的办理需要一张身份证就可以了,而且必须本人去办理,不能代办)

需要提醒一下的是,因为一路上都是公路,几乎很少有小商铺和餐馆,所以最好出发之前在 喀什县城里备一些干粮,热水,不然一路上会饿得慌。不过美景确实一路上都是,随便一拍都是大片,秀色可餐。

沿着帕米尔高原上的314国道继续驱车前行,有一处美景不可不提,那就是“沙山倒影”—— 白沙山和流沙河 。这里蓝天白云,就连沙子也是雪白的,大大小小的沙丘在太阳的映衬下,就像一个流动的沙丘。据说这里就是《西游记》沙和尚的白沙山和流沙河 ,千万年的天地造化,留下人们无穷的遐思和想象。

就在白沙山旁,摆着几个小桌子,卖的都是一些当地的小饰品。这就是当地的烟,听说抽这个可以养肺。what!!第一次听说抽烟还可以养肺!!!

哈哈哈哈,这哥们是我们一路上的领队,当时在摊位看到这块石头就问了价格,开价2000多,硬是被他讲到了1500,说是好意头。其实这就是我们听得很多的赌石,石头的边角经过打磨已经看到部分玉化了,但是其他部位是不是,敢不敢买,值不值这个价钱,就完全看你对石头的了解和运气了。后来知道,他用这块石头,打了差不多有30多个镯子,也算是值得这个价格了,难怪他笑得那么灿烂。

本以为一路坎坷,但后面的路却非常的好走,平整而且笔直的公路,两边都是草原,前方就是一座接一座的大雪山,仿佛触手可及。

这是经过白沙湖之后看到的第二个圣湖——塔湖。一样的清澈见底,在蓝天的映衬下,湖水都是泛蓝的。看过这些大山大水之后,人的胸襟真的会一下广阔起来,我们做人也确实要像它们一样,海纳百川,包容万物。

这一条便是著名的G314,它横跨帕米尔高原。帕米尔高原,包括了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 昆仑山脉、天山山脉、 兴都库什山脉五大山脉,因此群山起伏,连绵逶迤,雪峰群立,耸入云天,号称亚洲大陆地区的屋脊,海拔有4000米——7700米之高。一路上我们几乎都在车上,海拔慢慢升高,没有剧烈的运动,其实也没有感觉到特别明显的高原反应。

西帕米尔由于相对高差大和降水较多,因此植被也比较丰富,很适合畜牧业。在路上行驶,两旁的草原上会看到成群的牛羊。在当地的婚嫁中,他们还是保留了以物换物的习俗,也许这些就是他们的嫁妆呢。按照一只羊500块钱来算,这么一大群,保守估计也得上几十万,原来都是有钱人啊!

开了将近总路程的一大半,我们才来到了塔什库尔干县城,那时候已经是下午的4点多,办理边防证的窗口差不多都要关门了,真是赶上了时间点。需要拿上早上在喀什县城办理的边防证,在塔县这里的检查站再办理一次边防证,这样才能去到国门红其拉甫,非常严格,毕竟是边境地区,任何事情都得按程序走。

看过西藏的雪山,有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可远观而不可亵玩。但帕米尔高原上的雪山好像更加接地气,远在天边,却又感觉近在咫尺,伸手便可触碰。9月的帕米尔已经进入秋季,草原上的牧草早已变得金黄,清澈的蓝天白云,透白的雪山,还有近处金黄色的草原,美得就像一副油画。

经过最后一道边防检查,远远的就能看到国门耸立在纯洁的冰山下,逆着阳光的方向,神圣而庄严。

红其拉甫国门,在海拔4733米处,是世界上海拨最高的口岸, 其含氧量不足平原的50%,风力常年在七八级以上,最低气温抵达零下40多度,因此也有“死亡山谷”之称。翻过雪山,对面就是巴基斯坦 ,每次看到国门,感觉都很奇妙,一道门,这边是一个国家,另外一边又是另外一个国家。这颗在铁栅栏上的红色五角星特别的显眼,经历了岁月的它,依然坚韧。

“万山堆积雪,积雪压万山”是对红其拉甫的最好形容。相传在唐僧西天取经之前,曾有一个多达万人的商队因遇暴风雪而全部死亡。到现在还有人不放弃不舍弃地寻找当年那支商队遗留下来的宝藏,但我想这估计没戏了吧,哈哈。7号界碑就矗立在雪山之下,但是因为过不去,就只能远远的看它一眼了。

可能当时来的时候太过兴奋,拍照又蹦又跳,一点都不觉得冷。可一停下来,就感觉浑身发抖,呼吸还有点点困难,估计是刚才运动太多剧烈,有点高反了。我马上就回到车里,开着暖气,一会才缓过来。

回程的时候大概是晚上的9点半,天色才慢慢暗下来,但是要回到塔县的县城才有相对比较好的住宿,还得开一个多将近两个小时的车,而且都是山路,所以要在天黑前尽快赶路。

可以说深秋的帕米尔高原真是一步一景,特别让我难忘的就是这条金色大道了,笔直的柏油路,两旁树木的叶子全都金黄金黄的,虽然是赶时间,但是我们还是在这里臭美了起码半个小时。

草原上的小动物也早早起床,不过深秋的草原好像满足不了它们了。

其实来的时候已经注意到这座雪山,但是因为赶着去办理边防证,就没有停下来好好看看它,今天早上趁还有点时间,赶紧停车拍了两张。

它是被誉为“冰山之父”的慕士塔格峰,每年都会有朝圣者虔诚地来到这里,去领略慕士塔格峰与卡拉库勒湖相映成趣的湖光山色。

这一路,于我来说,都是新鲜的,艰险的,但却是满满的惊喜和快乐,我喜欢这种在路上探险的感觉。旅行从未停止,下一站,我想去土耳其 。

相关新闻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7 FBLIFE.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