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右上角
选择在浏览器中打开

越野e族客户端

路越天下,心悦四海

通天河上的“麦粒肿”阻断了长漂信念的延续 | 996公里

18-07-25 越野e族 探险报告 旅行频道

REPORT 04

通天河峡谷的深处本来是一方净土,现在一点也不静了。

一路前行的我们进入了通天河谷,被功利生计之事捆绑的活佛恰巧也生活在距离世俗之地近在咫尺的夏日寺中,有时候,或许天命的安排也不都是巧合使然。

通天河峡谷第一湾,通天河在这里开始进入高落差区。

捆绑活佛的俗物

通天河谷夏日寺

距离源点:996公里

通天河峡谷的深处,一声开山炮响,山谷里的雪豹跑进了石头缝里,山雕飞上了山崖峭壁,一个老堪布带着一群小和尚站在夏日寺的门口呆呆的打量着远方发生动静的地方。这里本来是一方净土,现在一点也不静了。

通天河峡谷中珍稀动物资源极其丰富,图为金雕巢穴中的小金雕。

谁能数清楚长江上到底有多少水利发电站的大坝?2013年的时候,曾经有人希望重新漂流长江,但是后来放弃了。他沮丧的发现,为了绕过一座座水电站的大坝,在岸上走的时间,超过了在水里漂的时间。如今,大坝一座接一座的向着长江的源头蔓延,从卫星图片上看,像一串正在增生的麦粒肿。

通往夏日寺的唯一一座悬索吊桥,或许为了保证活佛的修行可以远离尘世。

清晨,通天河峡谷中的夏日寺,一片宁静。总以为“净土”一词的来源就应该先应在环境上最佳,不可亵渎。

夏日寺,这个位于治多县南部,在今巴干乡西南25公里通天河北岸的一座古寺,正有一条水电公路向这里延伸,不日即将通车。这里距离雪山和冰川还很遥远,但距离生活却那么近。近的随时抬起眼睛,探出双手都可以触摸到原始与现代激烈碰撞的生活带来的冲击。

通天河峡谷里,还在支白帐篷的牧民越来越少,白帐篷是为了女向男求婚。

跟着杨勇的头车,沿途看了一整天的电站,傍晚时分住在巴干乡的小学里,这是一所被夏日寺活佛资助的民间学校。学校收容了周边乡村牧民的子弟,他们多来自负担不起学费的穷苦人家。晚上,这些孩子穿上民族服装,点起篝火,在高年级学生的带领下给我们表演了锅庄舞和弦子。舞蹈间歇,随队的香港大学学生邓天成,给大家唱了一首“摘菜调”,然后让大家猜里边有几种蔬菜,一个孩子答出来八种,邓天成送给他一袋大凉山产的“苦荞茶”。我们每个人掏了一百块钱,凑了一千元给活佛,捐助给孩子们。从孩子们有条不紊的组织上来看,像我们这样的客人,似乎不在少数,孩子们已经对这种寻求捐助的表演习以为常了,丝毫不带一丝羞怯。为了表达对捐赠的谢意,活佛请了一位当地最有文化的人讲话,这个一句汉语都不会讲的藏族知识分子却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进行了十五分钟的演讲。

活佛叫洛松英巴,管理着包括夏日寺在内的周边村庄。通天河畔富含铅锌矿、铜矿,很多人都去看过想去开采,但是村民不同意。在活佛的治理下,这个村子非常单纯──活佛定了九条寨律,除了日常行为准则在内,敬畏自然,抵制矿业开发和禁止猎杀动物也在其中。活佛是通过一个比较复杂的方式选出来的,全县共有14个活佛。大小事由,基本都是活佛处理,政府甚至都管不到。

活佛所办学校的孩子们,我们作为捐赠者看过孩子们的表演之后大家合影留念,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由衷的微笑。

活佛二十岁时被认定开始正式坐床,他同周围的人讲了他的困惑。他觉得这些外界世俗功利的事情影响了他的修行。但他有不能放下眼前的这些孩子,静怡的河谷寺院和面对大山外面文明冲击颇感困惑的村民。

虽然是半路出家做的活佛,但他人很善良,玉树地震后,向村民宣示‘汉人是来救我们的’⋯⋯这在藏族人聚居地方,从活佛口中说出来,着实有点不可思议。

在我们通往夏日寺的路上,迎面碰上了磕着长头去朝拜的藏民,拉着他的全部家当,信仰支持着他们生活的全部。也像极了我们对长江溯源的信仰一样。

未完待续……

触屏版 | 电脑版

Copyright © 2017 FBLIFE.All Rights Reserved.